八哥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评论从小动物电力黑客防治看城市软实力 [复制链接]

1#

来源:一财网

原标题:从小动物电力“黑客”防治看城市软实力提升

作者:王泠一

电力工程师们终于意识到小鸟是赶不走的,为了电力运行安全和鸟类自然繁衍的平衡,经过多方探索,人们终于主动为小鸟设计、构筑新式鸟巢了。

最近,笔者接到国网上海市南供电公司刘俊工程师的上海在提升城市治理形态、生态环境保护等软实力元素方面,能否充分考虑积极预防小动物“黑客”对城市电力设备的侵害?原来近年上海生态环境越来越舒适,各种生活在大树上的生灵繁殖条件甚好,它们精力旺盛频繁侵袭电力设施。国网市南公司主要负责上海闵行区和徐汇区的供电保障任务,但最近三年的春、夏、秋三季都会接到大量突发性报修单,原因就是小动物“黑客”破坏电力设施。仅松鼠咬断高压线的记录,每年就有五十多起且处上升趋势。

笔者近日对上海植物园所在的徐汇区长桥社区和漕河泾水系流域的闵行、徐汇等多个社区进行了野外实地考察,注重生态文明教育的园南小学、汇师小学、徐汇中学等多个学生环保社团也参加了调研行动。调研发现:除了传统的松鼠、乌鸦、八哥,还有刚露头的貉,构成一年四季侵袭城市电力设备的主力。本报告结合海内外知名城市防治小动物“黑客”的经验与教训,对上海如何提升城市软实力提供相关新认知。

松鼠是最大的电力“黑客”

善于野外生存、储备食物、融入城市和与人同乐的松鼠,最大的天敌却不是老鹰、狐狸和*鼠狼,而是电力。松鼠咬电线是常态,据说是为了磨牙;行走在高压线上,据说是串门或回家的捷径;放着大树不爬而是在光溜的电线杆上攀登或下滑,据说是其体育活动。

一旦直接触发运行中的高压电力设施,不仅松鼠瞬间遇难,而且还会对城市电网造成代价高昂的损害。这种鱼死网破式的悲剧,我称之为“松鼠的电殇”,最频繁的发生地就是美国。据多年的观察分析,这和美国城乡电力系统设计和设施保护的落后性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有统计以来,松鼠对美国、加拿大即北美地区电力系统的攻击次数已经高达四千多次,是人类黑客的一千多倍。场景通常是这样的:松鼠会跑到变电站里直接咬断通电中的电缆,或者到天线杆上莫名地咬断电线。几秒内,如同战争中的攻击就奏效了。而令*府当局感到惊恐的案例有:两次关闭美国华尔街的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运行;导致过美国佛罗里达州居民饮用水危机,时间长达两天两夜;年,美国相邻的四个州电网被陆续切断,人们被困在电梯里和混乱的交通路口(没有了红绿灯),三十多小时没有手机信号而无法联络;而在加拿大,松鼠磨牙后的一个变电站还曾引发了一场大火灾。美国*府和加拿大*府的安全部门在分析这些事故导火索之后,不得不承认松鼠是最大的电力“黑客”。

乌鸦有害最突出的例子

19世纪初,电力工程师发明了电灯。20世纪初,电力设备在主要城市和交通要道、商业网点和骨干农场得到配置。这两个世纪,乌鸦主要生活在森林和乡村,也会选择城市的市郊,偶尔进入市区的百年公园。一直有鸟类学家在跟踪研究乌鸦,如当时判断乌鸦的智商相当于三岁即幼儿园小班孩子,行为模拟相当。

这种研究执着地跟踪了年,对乌鸦在人类社会的进化及城市化进程中的生态和适应性及攻击性,进行了基本掌握。本世纪初,电力设备基本覆盖小城镇和城市主要街道,乌鸦的智商经测试也已升级到相当于六岁即小学一年级孩子的水平。

智商升级后的乌鸦,有哪些本事呢?首先,它会观察并有很强的记忆力。如在城市垃圾没有分类时,它会记住某小区哪几户人家会扔掉牛奶盒、水果核和鱼羹残余等,它还能区分酸奶的口味如草莓和巧克力是不一样的,并瞄准不同的主妇。这种行为往往是在居民晚餐后发生,因此乌鸦很会借用灯光,而非只是传统的月光。观察表明,路灯下的废弃物投放处总是被乌鸦进行再分类。乌鸦知道电和光明,有多个记录显示乌鸦能用爪子使用打火机且不害怕火光。还有实验显示:乌鸦能够轻易地打开手电筒,选择手电筒横躺、站在其上滚动前进,最后发现食物。

这些阶段,乌鸦总体上和居民区、电力设备是友好的。乌鸦在孵化自己后代的特定时间,喜欢安静和不怎么明亮的街区;因此会讨厌舞会、酒吧之类的喧嚣和灯光闪烁。如在本世纪初,加拿大一个2万多人的旅游景点小镇,人们正在疯狂地派对着,突然灯熄灭了,第二天电力工程师才发现开关被关了。可这开关位置高高在上,旁边没有梯子,也没有人工向上爬行的痕迹。会是谁干的呢?工程师觉得很蹊跷,夜间再观察,终于发现是正在孵化期的乌鸦准爸爸飞来关闭的。

今年东京奥运会期间,为了赛场环保和可循环绿色发电,主要体育场馆附近,东道主都安排了大型太阳能光伏发电板。可是奥运会期间,每天都有光伏发电板被部分毁坏的报修单子。高空监测发现:乌鸦找到了新的敲碎大核桃的方法,飞到高空再松口;让大核桃自由落下砸在光伏发电板上,自然就裂开了。但这样的大核桃落体冲击力,相当于子弹飞。

最恶劣的事情,发生在澳大利亚。乌鸦居然成为老鹰的师父,目标也是为了口吃的。在山林和草原,老鹰最理想的俘获者是野兔和土拨鼠。因为狐狸很狡猾,牧民的绵羊往往有大型牧羊犬护卫;对狼的幼崽下手,老鹰又没有对抗狼爸的必胜把握。可是野兔和土拨鼠总是藏在灌木丛及地穴中,老鹰很容易发现这些猎物但因自己体型之故无法冲入灌木丛。乌鸦眼力当然明显不如老鹰,但脑瓜好使。于是乌鸦会找到牧羊人、探险者或游客遗留下来的打火机,用来点燃枯树枝,再由老鹰飞到目标区域上空投下燃烧弹。不多久那片区域就火焰滚滚,野兔和土拨鼠纷纷出逃到草原上,然后难逃厄运。老鹰们大快朵颐后,乌鸦再胡乱吃些。所以还会有这样的照片:在高空中,老鹰背上搭乘着乌鸦,如同享受航班中的高级商务舱。但乌鸦的潇洒背后,是山林火灾和火灾波及范围扩大后的城镇电力设施的毁坏。目前,澳大利亚及美国毫无对策。

新型外来入侵物种——貉

年冬季以来,先是在松江,继而在杨浦的相关小区出现了貉。今年夏季,金山、宝山、闵行和徐汇也在公共绿化地带发现貉。有时是零星觅食,有时是一个家庭的貉成员在招摇。作为新型外来入侵物种,貉打破了城市绿地以及居住小区的生态平衡,其生存特性对电力设施也是种潜在威胁。

通常人们担心,这些古怪的、类似于大型犬的丑陋者会直接攻击孩子。其实成年的貉对人类是敬而远之的,就是小孩子在其眼里也是巨大的生物。人们还曾担心,貉会传染疾病如新冠病*等。目前,还没有貉传染新冠的证据;倒是在西班牙和俄罗斯即西欧和东欧的两端,都发现过貉会传染狂犬病且影响到狗獾、狐狸、野兔和鹿等其他城市野生动物的居住及生存,并对公共设备造成相应破坏。

其一,貉从丘陵、荒山和森林来到城市,尤其是高度成熟的居住小区;其好奇心和警惕性,都决定了它对于公共设施频繁进行体验性、接触性的熟悉。这种频繁产生观察及后果,成年貉记住之后会用自己的语言告知家庭成员。其中对成年貉来说:最主要的是公共电灯是干什么的?当它发现这种光明不利于其家庭隐蔽生活时,会想办法熄灭小区的电灯或路灯。

其二,成熟城区以及居住小区对于貉之生存条件来说,食物来源稀缺,远没有野岭和密林有着相对丰富的选择。因此为了果腹,成年貉就得掘地三尺。根据貉之间掌握的经验,松鼠有可能把食物藏在地底下,其他鼠类也有些库存;如果实在没有什么发现,某些植物的根和茎也可以作为过渡性的食物。但这种掘地三尺的疯狂觅食手段,明显地增加了破坏地下公共电力设施的概率,危险系数极大。

其三,成年貉的智商并不高,分不清楚电线杆和大树的区别。它的爪子比较锋利,一方面有攀登的生活习性,另一方面经常企图悄悄地对鸟巢发动偷袭。因此在电线杆的高端区间经常发生盘坐、扒拉和排泄,有时候也会牙齿和爪子并用在高压线上摆渡到相邻的大树上。这样,对于正常的供电设施尤其是高压线是一种客观威胁。尤其是成年貉通行后电线表皮的裸露,不及时发现会产生新的危害。

其四,成年貉还喜欢选择水岸地带进行安家和繁衍后代;整个家庭都处于穴居的状态。如果有废弃的树洞、其他生物如*鼠狼的巢穴等,成年貉会毫不犹豫地去占领。在欧洲的多瑙河、莱茵河和塞纳河的河岸及大坝之下,成年貉就经常去占领狗獾的巢穴;进而逼迫狗獾家族挖掘更多的巢穴,这样也大大地增加了破坏地下电力设施的概率。如果没有人工干预,貉的繁殖速度是惊人的。五十年前的拉脱维亚,一度发现从俄罗斯境内迁移来一百多只貉;最初当地没有干预,十二年之后,貉的族群就繁殖到一万多只了,多次严重破坏电力设施而造成损害。

拉脱维亚的观测和事后干预的结果显示:貉有利用电线进行磨牙和磨爪的习惯,且群体效仿;只有在其冬眠阶段,城区电力设备相对安全。而在芬兰、荷兰、德国、法国等水岸线丰富的城市,预防貉的群体性穴居就是管理部门的头等大事之一。这不仅是为了保护电力和通信设备,还有对河岸大坝的整体性安全考虑。所以,这些国家都有*策并设置了专业猎人的岗位,定期对貉进行减量性猎杀。其意义在于,既可以保护电力等公共设施安全,同时维护生态平衡。

“十四五”的上海,人们传统意义上的滨水生态环境越来越出色。如徐汇区境内的春申港、蒲汇塘等*浦江的支流日益清晰,并且水鸟翔集、鱼虾成群。良好的生态恰恰也是吸引貉家族选择居住和繁衍的最有利条件,上海还没有野生的狼、熊、虎、老鹰等貉的天敌,如果不加以*策性的遏制,目前已知的近一百只貉,也很有可能出现拉脱维亚般的爆发式增长。所以,对于滨水生态环境的改善,相关社区和林业部门在欣喜的同时,还有必要保持新的警惕性。

国家电网的软实力应对

年8月2日,《财富》杂志年度性世界强企业榜公布。中国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以.18亿美元的营业额名列第二位,比年的排名上升一位;在我国上榜企业中排名第一,同时也是唯一一家居前十位的电力企业。

国家电网连续多年取得名列世界前沿的经营佳绩,并在全球能源行业中再度领衔,除了自身积极改革、多方突破,还和其在科研、环保、企业文化等软实力领域的可持续进步有密切关系。特别是国家电网在各地的企业,为当地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的平衡发展,作出了新贡献。我们都知道:鸟和松鼠频繁出没的地方,必定是诗意栖居之处,同时保障电网和它们的安全需要大智慧。

曾经不少地方的电力系统认为,鸟害是影响电力运行安全的一个负面因素。如湖北襄樊地区曾经做过一个长达30年的跟踪观察:在年到3年,主网送电线路共发生鸟害跳闸故障71次,占同期送电线路跳闸故障总数的18%。当时主管部门还忧心忡忡地判断:随着各项绿化工程的实施和收益,城市鸟类的生息繁衍条件逐年得到大面积改善,乌鸦、八哥等因鸟巢和嬉闹的鸟害会持续增加。

显然,如果不积极改换思路,必然将电网的运行安全和城市生态环境的改善对立起来。

电力工程师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地调整着保护思路,首先还是满足电力运行安全的需要。如在青海西宁,乌鸦集聚影响电网稳定运行的案例由来已久。国网西宁供电公司采取过人工驱赶和驱鸟器驱赶等多种方式却徒劳无益。人工驱赶时乌鸦会从一条导线飞到树上,工作人员一走,它们又飞回来了。而驱鸟器只能保护杆塔部分,无法保护导线部分。于是,电力工程师就发明了新型防鸟刺。这个防护设备的最大特点就是对导线进行全绝缘包覆,且安装快捷方便;每根刺的长度为3.5厘米,乌鸦、八哥和其他鸟类根本无法立足,西宁驱鸟效率达到百分之百。

厦门是世界著名的生态环境文明城市,各路留鸟、候鸟甚多。而且绿荫滨水又气候宜鸟,几乎每天都会有鸟巢搭建在电线杆塔上。以前电力部门维护运行的一大硬任务就是拆除鸟巢,但鸟巢如同野草,春风吹又生。最多的时候,厦门电力系统一个月要迁移或拆除多个鸟巢,尽管如此,高压铁塔上的鸟巢还是越来越多。小鸟们好像认准了铁塔是块风水宝地,就是不愿意搬家,而且筑巢的速度实在令人吃惊,往往上午刚拆除,下午就重新构筑。

电力工程师曾设计出一种风动式驱鸟设备,利用风力使不锈钢反光叶片转动以反射出强烈的太阳光来威慑小鸟们。然而试用一段时间后,小鸟竟然在驱鸟器旁筑巢。它们不仅在风动式驱鸟器无风时不能转动之际有恃无恐地筑巢;更有甚者,乌鸦、八哥等机灵的小鸟还用草把驱鸟器的叶片缠住,使它转不起来。电力工程师还曾经安置过超声波驱鸟器,即模仿老鹰的叫声来吓唬小鸟;但也只是维持了三个月左右就被它们识破了。

电力工程师们终于意识到小鸟是赶不走的,为了电力运行安全和鸟类自然繁衍的平衡,经过多方探索,人们终于主动为小鸟设计、构筑新式鸟巢了。如定制尺度合适的浅竹筐、装到高压铁塔的安全部位,又在竹筐里置放些干稻草;这样小鸟夫妇就欣然选择了这种安居房。同样的经验和操作,也在另一座花园城市杭州积极实施中。只不过杭州在对付松鼠方面更有创新性,如国网杭州市余杭区供电公司早在年就成立了研发团队,针对松鼠生活习性最终研制成“绝缘挡鼠器”。即通过缩小电杆上松鼠的活动空间,阻止了松鼠等小动物攀爬电杆的情况,提升了供电安全的可靠性,这样也就确保了小动物和电网线路的和谐相处。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